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属地的产业圣经主题系列

关于新地土预言的圣经学习指导 著者:博义

因为作恶的,必被剪除. 惟有等候耶和华的,必承受地土. (诗篇 37: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圣经中关于东方人的起源

博义的关于新地土的圣经写作,根据圣经神学和圣经预言的知识,

解释人类属地的产业和未来的地球前景.

 

博义的关于圣经的学习指导,经过多年的研究,写于 2000

除特别注明以外,英文圣经引用皆出自新版标准译本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中文圣经皆引自合和本.

 

圣经里述说人的起源. 我们这个研究是考查圣经里的系谱来寻找世界上最大的
民族群东方人的起源. 地球上最大的民族人口是在远东. 人類学和历史证据显
示所有的东亚民族都是源自中国. 从圣经里我们可以来確定在中国居住的第一
个族群.

 

事实上,所有的世人都属于同一个家族,因为亚当和夏娃是所有人的始祖(创世纪
3:20). 但是大洪水后出现了三支不同的系谱. 创世纪 9:18-19 记载:

出方舟挪亜的儿子就是闪,,雅弗. 含是迦南的父亲.

这是挪亜的三个儿子,他们的后裔分散在全地.

 

圣经学者巳在非洲,地中海,印度洋和南太平洋一带找到含的后人的踪跡. 含这
个名字的意思是热,表示含的族人去到天气炎热的地方. 雅弗的后人可被追
溯到欧洲人及阿里安人,大多数居住在欧洲,也有住在中亚,伊朗和北印度. 雅弗
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增大,喻示了这个民族的特性.

 

圣经学者一贯以来的看法是闪的后人只是定居在西亚洲,主要是亚拉伯人及犹太
. 但这个结论没有把东亚洲(一半的人類)算进去,只归给了闪一小部分. 但是
那并非正确,因为闪会得到最高的荣譽,创世纪 9:26 ,耶和华的神,是应得
称颂的.

 

根据圣经的记载,闪是西亚 洲人和东亚 洲人的先祖. 东方民族的系谱可追溯到创
世纪里对闪的叙述.

 

闪的意思是荣譽的名称.这名字正符合了东方文化价值观. 希伯来圣经经常
把神称作荣譽的名(HA-SHEM),藉此把神与闪的后裔连在一起. 在创世纪
10:21
,闪被称为希伯子孫之祖,意即希伯来民族. 希伯來的意思就是源自
希伯或是希伯的后人.创世纪 10:25 记载到:

希伯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名叫法勒(法勒就是分的意思),

因为那時人就分地居住. 法勒的兄弟名叫约坍.

 

如此希伯来民族是从希伯传下来的两个支派: 法勒和约坍. 法勒的意思就是分散
(预言人类在大洪水后将分散,
11:7-9)而约坍的意思是减少(预言人类的寿命
将在大洪水后减少,
6:3).

 

从创世纪 10:26-29,列王记上 1:19-23 可见,圣经里只记載约坍的第一代后人.
约坍一家有十三个儿子,在早圣经时期,这是最大的一个家族. 他们的名字居然
被记载在圣经里,这是很不寻常的事情. 因为自此以后,约坍的后代就不再出现
在圣经历史里了. 但是法勒的直系子孫在圣经里屢屢重现. 所 以圣经读者们一
贯的想法是法勒的子孫是唯一存在的希伯来人. 但实际上约坍的后人是另一支
更壮大 的希伯來族人. 法勒这支系在圣经里有高知名度,因为神选择了阿伯拉罕
的嫡系子孫来叙述圣经. 但是约坍一系在圣经里的消失说明了约坍的家族远离
了西亚洲,迁移去了远地.

 

挪亚一家在大洪水后在东方 某地居留了超过一百年. 这地方是在幼发拉底河的
东边,圣经里称之为示拿地平原.根据创世纪 11:2 :

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

 

示拿地平原后来被改名为巴比伦(创世纪 11:9).从东而来一词在希伯来文是
MI-KEDEM. 从字面上翻译, MI 是从或来,KEDEM 是东面前方或东
,基本意思是前方.这词在地理上是指东亚洲面对日出的沿海地区,在时
间上可被理解为古代始源,有时候也可被译为远古东方.在创世纪 11:2,
KEDEM
一字显示了大洪水的倖存者从东方经长途跋涉来到了巴比伦. (注意许多
圣经译本在此有误).

 

根据创世纪 11:10-16 所记载的系谱,这些倖存者最初在巴比伦的东边,伊朗平原
的对面,逗留了超过一世纪的时间. 从大洪水到法勒,期间大概是一百多年.
可能在许多年后他才进入巴比伦. 法勒肯定是去了巴比伦,因为他的子孫,包括
阿伯拉罕(创世纪 11)都定居在那里. 但是约坍则没有随着法勒进去巴比伦.

 

在进巴比伦之前的暂时停留是帮助我们确定约坍迁移路线位置的重要线索.
扺达巴比伦之前,他一定是选择了向东面走 而和大队分道扬镖. 创世纪 10:30 ,

他们所住的地方,是从米沙直到西发东边的山.

 

西行前往巴比伦的车马大队已经是位于东边,约坍继续东去的决定就意味着他离
开大队,向东前去. (我们会稍后重新翻译创世纪 10:30).

 

有些学者认为约坍去了亚拉伯,因为有二个亚拉伯部落和约坍的二个儿子,希巴
(Sheba)和哈维拉(Havilah)同名. 但是这些亚拉伯部落是古实的后人,是属于含
的族系,和闪的族系没有关连. (参看创世纪 10:6-7)亚拉伯是古实之地,是古实
迁移至非洲路途上的一个途经之处. 所以第一批在亚拉伯定居的族群应是古实
的后人. 名字有时侯会在不同的族谱里重现,但这并不表示之间有嫡亲关系,
有在圣经上下文中才看得出来.

 

法勒家族和约坍家族的分开形成了二个希伯来族群,在西亚洲居住的西 希伯来族
和在东亚洲居住的 希伯来族. 大多数东方人的族群其实都有希伯来的血统.

 

诺亚的洪水已冲掉所有的地方名字,洪水之后新地名字就此给出. 在圣经里,
称是有重要意义的. 10:30 ,所记述的名称 Mesha 的意思是离开,这可能
就是指约坍离开大队的地点. 约坍一干人在伊朗平原(即亚洲中部)某地和车马
大队分道而行. 这分离的地点也就成了约坍族人开始出发定居的起点.

 

约坍的族人一定是首先探索古老的絲绸之路的人. 后来絲绸之路成为了移居东
亚的主要道路. Mesha (分离之地)就是古代絲绸之路的始点. 絲绸之路是从伊朗
东北方的马斯赫城(Mashhad)附近开始的. 这城市的名字可能就是从古老的米沙
(Mesha)变化而来的.

 

向西发一词译自希伯来文的 SEPHARAH. 严格地直译,它的意思是向着极多
的人口
. 如果我们根据它的意思,不仅是地名的话,这个名字实际上预言了现在
居住在中国和东亚的稠密人口.

 

东边的山一词是从希伯来文 HAR-KEDEM 而来的. 字面上的翻译是东方
的山.
这里是我们自己对创世纪 10:30 的翻译:

他们所住的地方,是当你走向稠密的人口,向着东方之山,

从分离点开始就是他们居住的地方. (我个人的翻译)

 

东方之山可能是东亚极多人口部落的一个象征性词语,也可能是标示着东方
远处家园的某一座大山. 无论如何,这肯定是指东方人是约坍的后裔. ( 10:30
上下文中暗示着约坍).

 

中国历史表明了早期移居中国东面平原的拓荒者是沿着絲绸之路从西迁移而来
. 这也和中国北部黄河流域初期人類聚居的时间上吻合. 圣经的年代纪里把这
迁移的时间定在大约公元前 2200 . 在东方聚居的不同种族部落始于约坍的十
三个儿子和他们的家人,或是和这家族有关的其他人. 而最后闪的后裔将整个东
亚洲都住滿了. 因此我们得到一个结论,就是东亚人民全是闪的子孙后代,也可被
称为东希伯来人. 其他的西亚洲民族,好像依林人,以色列北部十个部族,波斯犹
太人等,在后来陆续来到中国. 他们都是闪的后裔,最终也都溶入了中国社会.

 

东方的文字语言看起来和西亚的语言,例如阿拉米语,迦南希伯来文,等是毫无关
连的. 有的人籍此无关连的特性而推论说在中国和东亚的人民不是闪的后人.
但是东亚语言和含族语言,雅弗族的欧洲语言也同样的是毫无关系. 这也就是说
东亚语言另有起源,一个不一定和宗族有关的起源. 圣经并没有说所有的闪人一
定要用相关的语言. 这个从前所得的结论现在需要多方考核来纠正它的矛盾之处.
 

挪亚把语言从大洪水前的社会里带了过来. 显然这语言在新世界里继续应用了二
百多年. 这语言有归属统一的影响力,直到它在巴比伦被混乱了. 圣经里(创世纪
11:1)没有提到那原有的语言发生了什么变化. 语言大混乱的唯一原因就是神要
把巴比伦的人群分散到各地去(创世纪 11:8-9). 所以神并没有改变那些不居住
在巴比伦的民族的语言,因为他们并非问题所在. 那些先前离开了巴比伦大队,
依照自己的迁移路线而行的族群应该会继续沿用挪亚教他们的语言.

 

这也就是说约坍一族并没有受到巴比伦大混乱的任何影响. 他们保留了挪亚教他
们的古時原有的语言. 约坍去了中国,这也就解析了为什么中文很难看出和其它
巴比伦起源的语文有什么关系, 这也解析了为什么中文无宗族系谱可寻. 中国的
传奇稗史显示了这语言渊远流长,考古学上的发现也支持这一结论.

 

有些非来自中国的东方民族的语言既和中文没有关连,也和其它的巴比伦语言没
关系. 神也有可能在中国的语言上作了一个神跡,好像祂在巴比伦所作的一样,
来把族群部落迁移到中国週围的其它地方去. 这就解析了东方种种不同语言是
怎样出现和开始的.

 

圣经读者们可能会对西番雅书 3:9 有兴趣,因为里面提到当神在全地建立了祂的
王国时,衪将会把一个纯正的语言重新賜给他的子民,一种语言从伊甸园到挪亚,
语言上没有经历重大的改变. 这语言显然被约坍带到了中国,然后一直在中国被
继续沿用. 自人類文明伊始,这语言见证了许多变迁. 中国语文渊远流长,深得
尊崇.

 


回到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