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属地的产业圣经主题系列

关于新地土预言的圣经学习指导 著者:博义

因为作恶的,必被剪除. 惟有等候耶和华的,必承受地土. (诗篇 37: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黎明前的以色列

从圣经预言角度检视现代以色列.

 

博义的关于圣经的学习指导,经过多年的研究,写于 2013

除特别注明以外,英文圣经引用皆出自新版标准译本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中文圣经皆引自合和本.

 

圣经预言清楚地指明在末世犹太人将会住在耶路撒冷及其四周的犹大地(撒迦利
亚书 12 ,14 15 节及其它经文). 我们必须认识到主再来之前的末世回归,
是新约时代罗马 流放的犹大地百姓后裔的回归. 从先知撒迦利亚的预言看来,
末世犹太人回归故土是回到和耶稣时代同样的境况 . 过去的许多世纪中犹太
人的根本状况没有改变,同一个问题仍然存在:你们何时才认你们的弥赛亚?
在上帝的眼中这是末世回归的首要原因.

 

抛开围绕政治锡安主义的争议不提,的确有好果子从这个回归产生,例如圣经希
伯来文的重生和研究,古遗址的保护,和许多证实圣经历史的以色列所发掘的考
古成果. 以色列也因发明天赋而闻名. 许多国际通用的科技都是由以色列 发明
,例如因特尔(Intel)芯片,手机和许多医药和农业上的突破性进展. 这些发明
极其广泛和重要,全世界的日常生活都有赖于它们. 尽管这些成就不是犹太人回
归故土的主要原因,它们却是上帝在这方面计划中掌权的明证.

 

写作这篇文章时上帝国度的黎明时刻还未来到,但是他的再来已经近了. 原则上
讲若君王不在国度也不可能来到. 然而上帝在列国中正在积极为他的快来预备
道路. 目前犹太人的回归故土正是这个黎明之前的预备. 为了将我们的主题置
于正确的角度,我们应该意识到列国都在为上帝国度的到来而预备(路加福音
29:29-31),因为列国 都在其中. 有关以色列的预言有其独特意义是因为圣经为
这个民族和土地花了许多笔墨-为了作为记号让我们可以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
时刻. 但是我们必须知道,主再来之后在以色列 的将不止是犹太人,而是一个全
球性的国度
,因为列国 终将都要在其中. 这个国度从耶路撒冷开始,从回归的以
色列开始,包括从先祖雅各传下来的十二个血缘支派.

 

早期锡安主义移民从弥赛亚预言着眼,选择以色列作为他们新成立的国家的
名字. 但不仅在以色列,就是在圣经读者中于此也仍存争议. 因为历史真相是西
方犹太人(流放罗马的犹太人的后裔)犹大地的犹太人仅包括 从古列王
(Cyrus)手中回归的支派:犹大,便雅悯和利未(南国支派, 以斯拉记 1:2-5).
是他们并非全以色列
,他们只是犹大地的犹大家. 更准确的名字应该是犹大.

 

当王朝转手到波斯,古列王在主前 538 年颁布了一道谕旨允许犹太人回到耶路撒
冷重建他们的圣殿(以斯拉记 1:1-5). 大多数的犹太人在波斯境内向东方迁徙
,但回归的仍有大约五万人(以斯拉记 2:64-65). 那些留在巴比伦城邑的犹太
人建立了巴比伦塔木德(Talmudic)法典系统,律法,拉比和会堂制度,成为
后来耶稣时代犹太文化名头下的法利赛主义的基础. (历史学家约瑟夫是第
一个使用犹太文化对比希腊文化).

 

从巴比伦回归的犹太人的早期历史在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里可以找到. 然而但
以理预见并预言了巴比伦回归者将来有一个极大的灾难(但以理 11 )安提阿
伊庇发钮(Antiochus Epiphanus)当政时的亚述希腊入侵. 这些后来的
事件都记录在犹太历史书和玛迦比书里了. 关于犹太人战胜亚述/希腊军队的
记录很多,但其后深切影响犹太人的事件却记录很少. 在哈斯曼(Hasmonean)
治时期,塔木德拉比制度下的犹太教和会堂制度在以色列建立起来,
(
http://en.wikipedia.org/wiki/Hasmonean_dynasty ).

 

在打败亚述/希腊入侵并恢复圣殿献祭之后,玛迦比家族统治犹大地区并打败了
南方的以东人. 犹大历史百科全书(The Encyclopaedia Judaica) 1971 年版,6
,378 ,和新标准犹太百科全书(New Standard Jewish Encyclopedia)1977
年版,589 页这样写道:犹大.玛迦比的儿子,约翰.许干(John Hyrcanus)占领
了整个以东并强制当地居民改入犹太教. 约瑟夫更写道:许干占领了米达巴
(Medaba),撒米咖(Samega)和附近地区,以及示剑和吉兹慕(Gerizzim),还有古
(Cutheans). 许干还夺取了多拉和玛撒(Marissa),以土买(Idumean)的城市
并制服了所有以土买人, 他们被迫服从割礼和其它犹太生活方式,从此他们和犹
太人没有什么不同了(约瑟夫著犹太古史,13 ,9 ,1 ).

 

主前的五百多年间,以东人口渐渐迁移到內蓋夫(Negev)沙漠和犹大地的南部(
可福音 3:8 称为以土买). 犹太百科全书 1925 年版这样讲到以东:公元前 163
年犹大,玛迦比一度占领了他们的区域. 公元前 125 ,他们又被约翰. 许干制
,被他强迫遵行犹太习俗和律法. 以后他们和犹太人民混杂. 希腊人和罗马人
称他们的国家为以土买. 安提帕特(Antipater)开创了以土买王朝并统治犹大
地直到被罗马占领. 从此,以土买就不再是一个独立的民族(以土买是以东的另
一种拼写).

 

这就解释了在耶稣的时代为什么希律安提帕特的以东人朝廷能统治犹大地,而且
他们为又能够获得犹大人那么多的支持. 主前 37 ,以东人血统的大希律成为
犹大地无可争议的统治者. (他死于主前 4 ). 希律的妻子玛莉安则出于玛迦
比家族.

 

到耶稣那时候,犹大地的人口已经是以东人占大多数.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耶
稣从北部的加利利拣选他的门徒,而不是从犹大地. 塔木德犹太教的教义对犹太
文化作了改变,使犹太人的身份从血统认知改为了一个宗教性的认知. 因此,
视他们腐败的过去改教的以东人得以进入犹太身份. 在那段时间里,犹太人
的称号从民族意义改变为宗教意义. 历史上最后提到以东人是在罗马统治时期.
从那时起直到现在以东就从历史和公众视野中消失了.

 

圣经预言说以东最后必被摧毁,或许就是通过约翰. 许干的占领成就的. 但是如
果以东人被咒诅的天性还在,那么在不被辨识的情形下它依然会运作,而且以看
不见的方式活跃着(这是典型的撒旦风格). 这就意味着现代的犹太人群不仅是
幸存的犹太余民,同时也是幸存的以东余民这两种身份混杂着. 这个奇特的现实
可能在阿摩司书 9:12 有暗示,

9:11  到那日,我必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堵住其中的破口,

        把那破坏的建立起来,重新修造,象古时一样.

9:12  使以色列人得以东所余剩的和所有称为我名下的国.

      此乃行这事的耶和华说的.

 

这段经文说那复兴的大卫国度( 14 节里称为以色列)包括以东所余剩的.
从以色列的古老历史看来,这以东所余剩的可能指的正是末日幸存的犹太
以色列
余民. (但这些余民只是新天地里大卫国度的一小部分). 重要的是知道
现代以色列国是从罗马俘虏中回归的部分. 现代以色列的犹太人口主要是从罗
马俘虏中回归者的后裔. 多一些历史详情可能会有所帮助.

 

罗马通过两次军事战役削减了以色列人口:主后 5:66-73 年攻陷耶路撒冷,以及
主后 135 年镇压西门巴柯巴(Simon Bar Kokhba)起义. 战俘们被船运到地中海
地区的不同地方,主要进入北非,爱琴海港口和意大利南部. 他们渐渐分散到罗
马帝国各处最后大批聚居在西班牙(拉比们称之为西法拉 Sepharad),他们居留
在那里直到被驱逐离开. 同时意大利的犹太殖民者迁徙到法国北部和德国西部
的阿尔萨斯地区,拉比们称之为亚实基拿(Ashkenaz)(意第绪语在那里产生).
欧洲讲意第绪语的犹太人源出于那里.

 

罗马流放之后,犹太人口继续留在地中海国家(现在称他们为西班牙系犹太人社
). 甚至到主后 11 世纪,说意第绪语的亚实基拿人口仍然还只占世界犹太人口
3%,其他的大多都是西班牙系犹太人. 在其后的几个世纪里这个状况急剧的
改变了. 1931 ,因为从东欧涌现的犹太人渐渐融入西欧说意第绪语的犹太
人文化,亚实基拿犹太人占了全部犹太人口的 92%. 即使是二战犹太人大屠杀之
后的今天,亚实基拿犹太人仍然占了总数的 80%.

 

基因测验显示,异于西班牙系犹太人的血统,东欧犹太人血统里有相当比例的种
族混杂. 这仍然是一个有待研究的领域,但目前为止清楚的是线粒体基因(母方)
大部分源于斯拉夫与卡扎尔血统. 其闪族基因主要源于父方而且有高于平均比
例的利未族基因. 很清楚的是东欧犹太人出现在欧洲的时间在罗马流放期后许
,而且可能与之完全无关. 一个更合理的状况是巴比伦社区的犹太人(留在巴
比伦的犹太人)在四世纪后期到九世纪向北迁移,居留在卡扎尔及俄罗斯南部并
从当地人口中取了许多妻子. 东欧犹太人和塔木德会堂制犹太教联系非常密切
而现在我们知道为什么了. 因为巴比伦 犹太人正是塔木德犹太教的创始者.

 

最初卡扎尔人的发源地是乌拉尔地区的南部,包括克里米亚和大部分的乌克兰.
那个地区有着不断增长的斯拉夫人口. (但是卡扎尔人自己不是斯拉夫人,而是
与中亚民族的维吾尔人,马扎尔人(Magyar)和匈牙利人有关). 犹太百科全书
1904 年版,第五卷第四页写道,卡扎尔人是土耳其血统的人,他们的生活和历史
从俄罗斯犹太人历史的一开始就彼此交错. 我们可以总结说东欧 亚实基拿犹太
人始于巴比伦犹太人,后来因为斯拉夫人和卡扎尔人的入教和同化而扩大. 卡拉
(Karaites)是始于八世纪中叶的巴比伦犹太人的另一宗教支派. 显然他们和
之前的犹太人一样向北迁移到克里米亚.

(鼓励读者们在互联网上进一步研究这些课题).

 

这些历史细节提供了西方犹太人中西班牙系和东欧系社区离散的清晰图画,也帮
助我们理解现代以色列的人口组成. 但是这里没有考虑亚述人掳掠的以色列十
个支派,也基本没有考虑大多数留在东方国家里没有回归耶路撒冷的犹太人.
个问题对以色列预言性的恢复有着极大重要性,因为圣经预言主要是关于恢复
被亚述和巴比伦流放的人(罗马流放发生在几个世纪之后). 如果现代以色列
的犹太身份只是基于按照拉比制度的犹太教为身份的罗马流放 犹太人,那么这
个恢复还远未成就,并且只能看作是未来要发生的更大回归的预备.

 

直到今日不为人知的雅各后裔的主要部分仍然住在东方. 这一大群的人基本不
知道他们从雅各而来的内在身份,但上帝知道他们因为他们继承了迁移到东方
各国的历代以色列人的命定,(上帝)的名在他们里面. 以色列在这个世界里的
命定出于雅各(创世纪 48:849:28), 摩西进一步给他们预言祝福(申命记 33)
那是给弥赛亚国度时代的(在这末世的时候这命定已被渐渐唤醒).

因为上帝的名 在这些祝福里,我们需要再来看阿摩司书 9:12,

9:12  使以色列人得以东所余剩的和所有称为我名下的 .

      此乃行这事的耶和华说的.

 

这意味着恢复的大卫国度(弥赛亚的以色列,14 )要包括所有灵魂里继承了上
帝之名的百姓. 这远超过有限的现代以色列回归(主要是西方的犹太人). 那些
称为我名下的的民是从以色列一个或多个支派继承了祖先命定的亚洲之民.
这后来的回归将是一个上帝的呼召. 这将不是人类政治所产生的属世计划,
也不会以狭隘的民族主义形式呈现,而是以一个国度的身份呈现.

 

现代以色列是一个许多末世事件发生的舞台. 耶路撒冷是末日权力之争的中心.
撒迦利亚书 13:8 谈到这点:耶和华说,这全地的人,三分之二必剪除而死,三分
之一仍必存留.
这就是耶稣再来时幸存并承认他是主是王的以色列(和以东)
的余民(撒迦利亚书 12). 那以后,以色列的第二次回归要开始,远比我们目前看
到过的更广大. 以赛亚书 11:11 :

 

      当那日,主必二次伸手救回自己百姓(那称为我名下的)中所余剩的,

      就是在亚述,埃及,巴忒罗,古实,以拦,示拿,哈马,并众海岛所剩下的.

 


回到主页